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影视股最冷盛夏:16公司8成净利下降 华谊预计亏3亿

2019年07月16日 09:40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影视公司从“寒冬”,继续步入最“冷”盛夏。

  随着光线传媒7月15日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25家影视概念股中已有16家上市公司揭晓上半年成绩预告。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16家公司中13家净利润同比下滑,占比达到81.25%。其中,ST中南、北京文化、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当代东方跌幅居前列。此外,1家公司虽然净利润同比上涨但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与此同时,2019年暑期档也在7月15日迎来了第四部被撤档的电影——《刀背藏身》,此前,原定暑期档上映的《少年的你》、《小小的愿望》、《八佰》先后撤档,其中,《八佰》被视为华谊兄弟亏损之下的“翻身作”。

  其实,早在影视类上市公司公布2018年年报时,21家公司净利润均同比下跌。如今,影视公司业绩下滑背后,根据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截至6月30日,2019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上半年总票房为311.7亿元,同比减少2.7%;内地电影市场上半年总观影人次为8.08亿,同比减少10.3%;国产影片票房为157.54亿元,同比减少16.94%。

  有分析称,票房和观影人数的下滑,恰恰反映了在大浪淘沙时代,观众对于电影市场优质内容的需求。知名文化科技领域投资人曹海涛则对新京报记者表示,2018年和2019年堪称影视行业低谷期。

  6家公司净利润跌幅超100%,华谊兄弟亏损额最高

  同花顺数据显示,在已公布上半年业绩预告的16家上市公司中,只有华录百纳和奥飞娱乐2家公司净利润为正数且同比上涨,13家出现净利润同比下滑,占比达到81.25%。其中,同比下跌排名前5的分别是ST中南、北京文化、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当代东方,跌幅分别达到415%、231.12%、218%、183.23%、147.56%,而华策影视以119.88%的跌幅紧随其后,光线传媒跌幅达到95.50%,万达电影跌幅为60%。

  具体来看,在13家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的公司中,所有公司跌幅均超过50%,6家公司净利润同比跌幅超过100%。实际上,这6家上市公司,当期净利润都是亏损。其中,亏损额度最高的是华谊兄弟,预计亏损3.24亿元-3.29亿元之间。紧随其后的为ST中南,预计亏损1.32亿元-1.55亿元之间。

  华谊兄弟提及,报告期内,实景娱乐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主要是受市场环境的影响,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导致收款进度在各期之间有所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华谊兄弟在财报中指出,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八佰》已完成制作,将择期上映。华谊兄弟2018年年报显示,《八佰》预计在2019年7月5日上映,这部电影在公司存货金额中位列第一名。但在6月25日晚间,电影《八佰》发文宣布撤档,称“经片方与各方协商,《八佰》取消原定7月5日公映的安排,暂别暑期档,新档期择日公布”。

  华谊兄弟的危机其实早有预兆。2018年曾经历舆论风波的华谊兄弟,最终交出了上市以来最差的一份年度成绩单——亏损10.93亿元。

  华谊兄弟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38.91亿元,同比下降1.40%;实现归母净利润亏损10.93亿元,同比下降231.97%;归母扣非净利润-11.81亿元,同比下降1001.40%。这是华谊兄弟自2009年A股上市以来归母净利润首年亏损。

  华谊兄弟将亏损原因归结为“重点电影项目的票房失利和商誉减值”。

  可怕的是,“亏损”的态势还在延续。同日发布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今年前三个月,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5.91亿元,同比下降58.21%;实现归母净利润亏损9392.79万元,同比下降136.33%;归母扣非净利润亏损1.29亿元,同比下降151.10%。

  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董事长周茂非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2018年经济形势确实不太乐观,文化产业投资呈增速放缓趋势,2019年上半年仍然存在不确定因素,包括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影响,我觉得主要还是在信心上。”

  如今,华谊兄弟下滑的业绩延续到了今年上半年报中。

  净利润同比跌幅与华谊兄弟不相上下的是唐德影视。7月12日,唐德影视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亏损7250万元至7750万元,同比下降180.45%至186%。

  对于亏损,唐德影视称,报告期内,公司积极推动电视剧发行和播出工作,但受影视行业景气度下降和影视行业监管趋严的影响,电视剧项目整体销售进度仍然低于预期,对公司利润造成较大不利影响。由于受宏观经济波动、影视行业景气度下降和影视行业监管趋严的影响,加之2018年经营业绩同比下滑,公司融资难度和融资成本亦大大增加,财务费用同比大幅增长。

  与唐德影视不同,光线传媒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盈利8500万-1.05亿元,并未出现亏损,但净利润还是同比预计下降95.02%-95.97%。光线传媒对此解释称,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主要是本报告期的电影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所致。此外,公司预计2019年上半年度非经常性损益为3000万元-4000万元,较上年同期大幅减少,主要是上年同期,公司确认了出售所持有的新丽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北京光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较高所致。

  影视业镀金时代结束

  实际上,影视类上市公司“遇冷”并非刚刚开始。

  早在2018年中旬,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就在出席活动时公开表示,未来一两年内可能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他称,资本在撤离这个市场,同时由于全社会的资金紧张,导致很多影视公司的项目融资都出现了困难。

  在影视类上市公司公布2018年年报时,仅有光线传媒、中国电影、当代明诚、北京文化等4家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上涨,其余21家公司净利润均同比下跌,净利下跌的公司占比达到84%。

  2018年出现净亏损的影视类上市公司在年报中,大多提及公司受到市场环境冲击,业绩下滑。具体到不同公司,慈文传媒称影视行业发展遇冷,唐德影视被《巴清传》未能播出重创,华谊兄弟称票房未达预期,华录百纳称综艺营收下滑。

  在今年上半年影视公司业绩下滑的背后,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2019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上半年总票房为311.7亿元,同比减少2.7%;内地电影市场上半年总观影人次为8.08亿,同比减少10.3%;国产影片票房为157.54亿元,同比减少16.94%。

  有分析称,票房和观影人数的下滑,恰恰反映了在大浪淘沙时代,观众对于电影市场优质内容的需求。

  而从产业的角度来看,知名文化科技领域投资人曹海涛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018年和2019年堪称影视行业低谷期。他介绍称,早年间,许多上市公司跨界影视文化产业并购,2012年至2014年期间,影视行业发展迅速,烈火烹油好不热闹。但自2016年后,盲目跨界并购现象被遏制,针对影视文化产业的投资逐渐减少,影视类上市公司现金流逐步紧缩。进入2018年,A股行情走低,在这一背景下,范冰冰《手机2》事件爆发,天价片酬与偷税漏税被从严监管,许多作品延期拍摄制作,公司市值与项目受到打击,影视行业迎来“至暗时刻”。

  “以前电视台还能为内容公司提供薄利,但2018年和2019年,这部分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电影票房的增长主要来源于大片,细分公司获益较少。”在曹海涛看来,中国电影拥有部分垄断资源,北京文化平台式管理发展良好但也有风险,华谊兄弟谋求转型但新生态暂时无法支撑业绩,光线传媒做栏目起家生态还需发展,当代明诚则是主要依靠收购的文化资本运作平台。

  曹海涛表示,2019年初,A股行情走出低谷期,从严监管从中长期来看有助于行业挤出水分向好发展,影视行业正在缓慢走出最黑暗的时刻,“预计未来三年将是影视行业大浪淘沙的震荡期”。

  “在行业震荡期,轻资产公司更容易受到影响,未来影视业上市公司最好往娱乐平台发展,构建生态。”他认为,随着良性投资的引入和发展模式的清晰,影视行业预计3年后会再度进入上升期。

  新京报记者 林子

【编辑:郭泽华】

>文娱1分彩—1分彩大发官方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